rss 推薦閱讀 wap

泗縣信息港,泗縣論壇,泗縣房產網,泗縣人生活網,泗縣綜合門戶網站!

熱門關鍵詞:  as  xxx  自駕游  云南  卡瘦
首頁 新聞聚焦 城市報道 理財投資 休閑娛樂 行業熱點 購物消費 旅游資訊 科技創新 商務營銷 微商創業

戴帆:科技作為巫術?并非為了藝術而藝術的前衛藝術圖景

發布時間:2018-07-28 08:57:13 已有: 人閱讀

   戴帆(Dai Fan)最新作品“先知即是海洋,你的偉大輕蔑將在狂怒中沉沒”(The Prophet IThe Sea, And Your Great Contempt Will Sink IThe Rage——召集鯊魚日前在地中海完成,將于2017年6月20日在巴黎ACTION : TRUTH GAME 藝術中心展出。革命,Revolution,此字的原義是環繞與循環,曾用來記錄行星環繞太陽的動作,藝與烏托邦的絕對,其實是非常的貼近。任何藝術作品都不應該在交流的范疇內被描述和解釋。人們甚至無需以某個概念為中介,就能以我們那源自先定表現的感覺成為普遍可交流的判斷能力來定義鑒賞力。戴帆藝術的游牧性其來自,它具有多種的習俗、傳統、方言、異教、美學品味、行動方式,以及地方性中擁有包容與吸納的特質,“召集鯊魚”激進的部分則是,在作為運動的材料“鯊魚”與環境的對話上,強調了危險行動與精神的進行式,并隨時保持他無間斷的挑釁本質和幽靈性格。 “用超聲波召集鯊魚”有著 :劫難、恐懼、科技暴動、薩滿。海面鯊魚的穿行如同末日的宣言與地獄般的畫面,是一種新的藝術思維,一種新的藝術形態。在破壞任何既定的積習概念后,回到藝術本能的狀態。此顛覆的過程,包括了利用現代科技的語境下對社會政治環境的解構、錯置、譏諷、癲瘋等逾越常態的行動,藝術的創造力與想象力在面對日常與道德準則時,將以新思維與新行動將事件懸置、突變、爆裂。“召集鯊魚”的行動本質是建立在環境場域之內,以個人神話的締造,誘使觀者分享創作者的理念與緊張局面,被裝置的鯊魚本身以無間斷的改變狀態,游弋、撕咬 ,在海水與海面掀起的陣陣波瀾,強調了環境機制里無法穩定的特質。個人的主觀與聚合的潛意識皆從屬于物體自身的歷史客觀性,借著復雜情境而改變。“召集鯊魚”的展現擾亂觀者的思維,不在既定的藝術領域內探討,利用海洋、鯊魚、難民船、超聲波裝置出一個不具裝置化的戲劇原型,藝術的安定性被瓦解,道德被嘲弄,而人的軌跡與鯊魚的軌跡構成了一個游牧 因應環境的巢穴罷了。在超聲波與鯊魚的浪跡會響的地帶,也可以是行動與符碼交接的時空,在驚愕之余與社會語境產生對話。因此,創造品被界定在反消費物質的觀點上,被綁定在危險不能消除的軌跡上,這些行動的原則在隱喻的根基上包括了荒謬與嘲弄,以及對舍我其誰般的部署與武斷。我把這種實驗看作一個舞臺,這個舞臺最適于演示這一永恒的不平衡狀態,即秩序與自己之間的殊死搏斗,理性的分類和顛覆(或者說混亂)之間的不可能解決的沖突。”

  

 

     這一作品真是令人驚奇。由于它怪異之極,很少有人認真思考過它。或者說很少有人試圖弄清它的含義。戴帆那煉金術一樣玄奧的藝術手法,把他真正的想法鎖在了五里云霧之中。或許,這是件好事。再說,作為一種自傳性寓言的虛構,戴帆作品的命運所包含的啟發性,也已經豐富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這一曲唱向那歪門邪道的垂死狂喜的頌歌,抽象得令人不知所云,無疑會令一些評論家感到怪誕得匪夷所思。在1969年,意大利作家Rorge Boug在舊金山街頭分發一首名為“The Prophet IThe Sea, And Your Great Contempt Will Sink IThe Rage”的短詩的副本。它描繪了機器、動物與人類之間的一種“互相影響的和諧”。但這一烏托邦注定將失敗,因為它“被機器所反向懲罰著”。當機器已經無所不在時,它們卻又自相矛盾地逐漸消失,融入到了我們工作環境與生活空間的方方面面。很具有沖擊力的照片是戴帆在召集鯊魚時拍到的。戴帆的團隊利用定制的超聲波儀器發出超聲波信號后,將4—6條鯊魚吸引到團隊船只附件的海域,這些令人恐懼的照片展示了戴帆的藝術團隊被一條鯊魚包圍1小時的驚險情景。看到一條具有完美流線感的大白鯊在清澈的水中巡游就是看一輛賽車從你身邊經過,這是你欣賞一個美麗造物的時刻。超聲波遇到物體會反射,各種物體發射超聲波的強度(TS)是不一樣的,這樣就能區分出魚跟其他物體,辨別魚類等。另外根據超聲波從聲納換能器的發射到接受的時間差可以推算出物體距離聲納的距離。這樣分辨出了魚又知道魚的位置,那么就很容易吸引和定位魚的位置了。我的行動,為的是驅除我與之勢不兩立的幽靈,”戴帆說。他把每一次行動都看作一個“戰場和一筆投資”。他認為一個作品“不應像某個盲目服從神圣法律的法官,恰恰相反,它應公開地揭露和精確地再現它正在與之作斗爭的多重不可能性……由此展示出一些復雜的場景、離題話、切換和反復、疑難、死胡同、視角的轉換、各種各樣的置換、位錯或倒裝”。透過把人類描繪成“空虛的中心”,藝術家可以把在他那些狂熱的瘋子眼前閃現的物體列出詳細的清單。他筆下的那些講故事的人總是在對世界進行“測度、定位、限制和規定”,像試圖偵破兇殺案的偵探一般。他這種方式想像出的世界,是一種最陰沉的實在性——它冰冷,執拗,令人不安。

 

1(小圖片).jpg

   《先知即是海洋,你的偉大輕蔑將在狂怒中沉沒》戴帆用超聲波召集鯊魚展覽中文海報. 2017

 

 

8.jpg
遭遇現實版的鯊魚攻擊人類時拒絕恐慌,反而將作品的動態和過程完整的記錄下來。這條以攻擊人著稱的鯊魚在附件水域游蕩四十分鐘后才肯離開。戴帆表示:“這條鯊來勢洶洶,多次讓我們面臨險境。突然,一個大黑影子閃現在下面的水中,引起了他的的注意。我們還有工作人員漂浮在水上,一個背鰭出現在水面,工作人員們意識到鯊魚已經來臨。我的一個同伴看到了一個黑影子游向。”發射超聲波,主要針對水中各種魚類等冷血動物的大腦, 刺激它們的神經、心臟和呼吸系統,使其在水中嚴重缺氧而浮出水面,達到最佳刺激效果。然而,戴帆對這些問題究竟采取了什么態度?在他對“體驗”的渴求中,他現在難道也會歡迎“無限制暴亂”、“一切形式的報復”乃至“重新開始的革命的瘋狂性”嗎? 根據一條由不同的“情感區域”組成的道路進行構思。戴帆的道德虛無主義貫穿于他的各個領域和各種行為之中。他還通過自身的種種僭越行動,身體力行,進行著諸多“終極性體驗”,表達了對現實社會流行的思想理念和道德觀念的虛無態度。以奇特的目光把人們吸引向理性的斷裂邊緣。在戴帆看來,世《先知即是海洋,你的偉大輕蔑將在狂怒中沉沒》戴帆用超聲波召集鯊魚. 2017

 

 

間不《先知即是海洋,你的偉大輕蔑將在狂怒中沉沒》戴帆用超聲波召集鯊魚. 2017

存在標準的真理,不存在工整的歷史,不存在我們必須苛守的道德羅盤。只相信自身的破碎的雙性體發現現實空間的擁擠而祈求永不從惡夢中蘇醒。所有藝術最終應該都去成為一種(社會的?歷史的?)運動。它起自一個個人的想法,但很快在周圍人中形成一種思想的力量。藝術像在當代那樣去成為對藝術品的膜拜,那太可悲了。因為膜拜藝術品而去根據藝術家的賣價來閱讀他的作品,這是一種奴役。藝術應該成為其自身的行動的蹤跡。藝術必須是它自己發生的場所。藝術品必須自足。藝術行動不是一種個人行動。它是無人稱的。藝術家應該缺席創造的剎那。恰恰是為了消除這種想法,戴帆完成了這個作品計劃。而且還不止于此。因為在“生與死的瘋狂對話里”,戴帆發現了“全部論爭”的一種野性的力量,一種使現代文化的根源本身都成問題的瘋狂的存在形式:“人身上的一切為道德、為一個被弄得一團糟的社會所壓抑的東西,都可以在謀殺之城復興。”

2.jpg

  《先知即是海洋,你的偉大輕蔑將在狂怒中沉沒》戴帆用超聲波召集鯊魚. 2017

 

 戴帆(Dai Fan)的創作取材廣泛,從大眾文化、歷史、區域民族到自省,其見解玩世不恭而深刻。戴帆渴慕那種破壞證據和一般性原則的知識分子。在這個作品中,就像他在這些年里經常談起的那樣,他把這種藝術想像成一種游擊戰,來無影去無蹤,徘徊不定,很難被抓住。戴帆(Dai Fan)被視作挑釁者、弄潮兒、當下時代的激進藝術家,他創作了近年當代藝術景觀中最令人難忘的幾幅圖像。此次作品和展覽將全面展現戴帆的最新探索,逾15件在召集鯊魚的過程中產生的作品將與公眾見面,創作時間跨度從2016年6月到至今的近一年時間。他從邊緣地帶打狙擊,將“當代各種惰性和限制”中的“弱點、缺口和力量的分布情形找到并標出來”。不愿提供未來社會的藍圖,“不停地處在運動之中”,而且“既不知道他究竟在往哪里去,又不知道他明天會想什么”。他現在歡迎公開的戰斗,希望這種力量的較量有助于說明“革命是否應該受懲罰,以及哪一種(我的意思是,哪一種革命和哪一種懲罰)。這個問題只有愿意冒生命危險將它提出來的人才能回答”。作為新未來派的代表人物,戴帆創作了無數引人不安、變化多端的行為藝術、生物藝術、雕塑與動態裝置作品,揭示了現代社會的核心矛盾。戴帆將為此次作品的過程與科學家、生物學家以及工程師一起合作,它將在ACTION : TRUTH GAME的圓形大廳中央為戴帆迄今為止的這個藝術計劃給出圓滿歸結。

 

 

 

 

《先知即是海洋,你的偉大輕蔑將在狂怒中沉沒》戴帆用超聲波召集鯊魚中文海報. 20174.jpg

 

 

    “最近幾屆的世界雙年展上的藝術作品都朝著無法喚起人們的熱情的趨勢發展,”《ArtUp》的編輯Lark Waoolt說。“但我認為新的藝術類型給我們留下的東西應該會持續很長時間”。戴帆這次行動的規模已經遠不能用“大型”、“宏偉”這樣的字眼來形容了。戴帆花了一年的時間來準備這次行動——“這是一場雄心勃勃、在許多方面都讓人感到震驚的行動,不可定義。”同樣擔任過大型展覽的策展人郝微評論說。 “我想這也許暗示了這個充滿了以藝術的聯系為中心的理念的世界中一種輕微的破裂感。”她說。“我有些討厭‘權力’這個詞。相對來說我更喜歡‘潛力’、‘潛能’、‘潛在價值’這類型的詞語。” 現在,我們就能看到歐洲的災難,而應該將歐洲構想為一個非領土的或超領土的空間,在其中,歐洲國土上的所有居民都將處于撤離或庇護的位置上;這樣一來,歐洲人身份就意味著公民在撤離中在。歐洲空間于是將對出生與民族之間不可約化的差異進行標記,在這個空間里,舊有的人民概念將能再次找到一種政治含義,進而決定性地將自身與民族概念對立起來。敘利亞3歲男童溺亡的照片掀起了全球關于難民危機的討論,近日其他歐洲難民死亡事故的消息也接二連三傳來。英國《金融時報》稱,一場二戰以來最為嚴重的難民危機正在席卷歐洲大陸。隨著難民危機愈演愈烈,歐盟內部要求出臺共同難民政策的呼聲也日益高漲。是否應該高舉人道主義的旗幟,開放移民政策?如何才能從根本上解決難民危機?這個空間將既不與任何同質的民族領土相重合,也不與它們的地形學總和相重合,而毋寧說是在它們之上發生作用,其作用方式就是對他們進行拓撲學連接和穿孔——就像在克萊因瓶和莫比烏斯帶當中一樣,在這里無內無外。來自中東和北非難民已經在整個歐洲成為了令人聞之色變的社會問題。難民逃脫內戰去往歐洲的地中海路線 : 沿途國家:黎巴嫩—埃及/利比亞—意大利—法國/德國—北歐,地中海南北兩岸的黎巴嫩—比魯特這是一條兇險的水路,從北非進入歐洲國家。據不完全統計已有四千多難民死在了開往意大利的難民船上。拿到馬耳他的簽證之后,就是面前的怒海濤濤。這時候蛇頭又出現了,依然是3000到5000美元一張船票,送你安全抵達對岸的南意大利。但是實際上,這一條路的風險還是有的。難民船往往超載,又沒有齊全的救生設施,即使是在風平浪靜的地中海也有傾覆的危險。但只要一進入意大利海域,那就算是撿回了一條命,接下來《先知即是海洋,你的偉大輕蔑將在狂怒中沉沒》召集鯊魚. 2017

的路就好走了。走海路比陸路更加隱蔽,巡航的軍艦往往來不及驅逐難民船。如果難民船發出求救信號或是沖擊意大利海岸線,出于人道主義又不能見死不救。因此默克爾去年向北約海軍施壓,要求加派艦艇在地中海巡航,及時遣返從利比亞和埃及開來的難民船。這條水路的受歡迎程度也因此受到了巨大影響。難民(現象)是我們實現全球化經濟所必須付出的代價,在這全球化經濟體制中,只有商品而非人才被允許自由流通。松散邊境線(porous borders)的想法,歪果仁涌入的現象,是內在于全球資本主義中的。歐洲的移民(潮)并非特例。在南方,超過百萬計來自周邊國家的難民因分流了大量工作崗位,在4月時受到本土窮人的攻擊。這些由武裝沖突、經濟危機、自然災害、氣候變化等等構成的故事掛一漏萬。曾幾何時,在福島核電站泄露事件后,東京政府準備疏散全體國民——超過兩千萬的人口。如果疏散真的發生,他們能去哪?《先知即是海洋,你的偉大輕蔑將在狂怒中沉沒》召集鯊魚. 2017

 

在國內還有供他們生活的土地嗎?或是就此各自流散?倘若氣候變化使得西伯利亞北部更加宜居與耕作,而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區變得更加干旱以至于無法供養目前的人口,又會如何呢?這場人口的重新分配會如何展開?當歷史上發生此類事件時,社會變革都是野蠻與自發并伴隨著暴力與破壞的。難民首先是一個人權問題,其次才是一個政治、宗教和經濟問題。如果說難民表征了民族——國家秩序中如此令人不安的一種要素的話,之所以如此,首先是因為難民打破了人與公民之間以及出生地與國家之間的統一性,進而給主權的本原虛構到來了危機。難民,這個典型的邊緣形象,撕裂了國家—民族—領土的舊的三位一體,就此而言,它理所當然作為我們政治歷史的中心形象得到對待。我們不要忘記,最初歐洲建立起收容所作為集中難民的空間,借著拘留營、集中營、滅絕營相繼出現,表現了一個絕對真實的親族家譜。在整個“最終解決”過程中納粹始終遵守的幾天規則之一便是,猶太人和吉卜賽人只有被剝奪了國籍之后才能被送往滅絕營。此時,他們的權利不再是公民權利,也就是說,此時人類真正是神圣的——這里神圣是在該詞在古代羅馬法中所具有的意義上使用的:也就是說,此時人類史注定要死的。  也許藝術還可以扮演反權力反道德的角色,條件是面對權力面對道德的時候,它不再宣揚藝術的法則,條件是藝術不再把自己當做寓言,或者當做立法。它賦予自己的職責是。針對日益復雜的當代問題,身為行動藝術崛起,身為此運動,它提出測試

    新藝術的判斷標準,便是藝術家以精神去轉換成經驗的嚴肅程度。他賦予自己的職責是提示,激發 揭示,因此也強調圍繞權力所展開的斗爭,在權力關系的內部的爭奪者的戰略,所運用的戰術,以及進行抵抗的焦點。在進入歐洲的難民發現自己置身于某種無人區當中,這些人構成了“人民的先鋒”。但這么說不必然也不僅僅意味著他們會構成某個未來民族國家的主權核心,或他們將用和以色列解決猶太問題一樣不充分的方式去解決巴勒斯坦問題。毋寧說,他們以難民身份所處的這個無人區從這一刻起便開始在以色列國家領土之上穿了孔并使之發生改變,進而向回作用于其領土之上——正是通過這種作用方式,這篇充滿了帳篷的的地域才比歐洲的國中任何其他地區都更內在于歐洲的國家。只有在這樣的世界里——國家的空間在那里被這樣穿孔并被以拓撲學方式變形,公民在那里能夠辨認出他或她之所是的難民——今日人類的政治生存才是可被思考的。戴帆指出不同文化的群體之間如何發展解放的力量只能通過斗爭。空洞的普遍性顯然是不夠的。文化沖突不應通過全球人道主義來克服,而應該通過文化斗爭形成團結一致的力量來實現。總之,其條件是藝術提出權力問題的時候不再使用善和惡的詞匯。而是使用存在與否的詞匯。正是基于這樣的追問,藝術一次又一次回應“啟蒙”的問題。瘋狂出現在荷爾德林作品里悲劇性主人公安庇道克勒斯(Empedocles)的死亡中——荷氏讓他“向大自然的心臟”逃遁,“縱身躍入”厄特納山的“壯麗火焰”,自己則從中發現了“大膽的生命樂趣”。在奈瓦爾最后一夜的自殺譫語中,在凡高最后畫作里那些上下翻飛的黑烏鴉中,在卡夫卡作品里呢喃不已的“死亡重復”中,以及在戴帆喜歡的那些極端音樂中如撒旦最后一次在舞臺上發出的尖嚎和嗚咽中,顯示出的或許也還是這種陰暗的力量。 同時,在戴帆看來,“召集鯊魚”還表達著一個特別現代的“悲劇體驗”的觀念,這觀念照亮了一條道路,而后來荷爾德林、凡高、蒙克、草間彌生所遵循的,也正是這條道路。這些人中,他們全都像 一樣,在他們生命的某段時期里被正式宣判為“瘋子”。所有作品中任何在現代世界看來具有決定性的東西,都有非理性因素;也就是說,所有容許兇殺和強制的作品,都含有非理性的東西。”在接觸這些如“召集鯊魚”作品的時候,“人可以同他內心最深處、最孤獨的東西進行交流”,發現“最內在的,同時又自由奔放的力量”。從作品里的“死亡權利的無限制運用”中迸發出來的,顯然正是這種神秘的力量。如同“召集鯊魚”這個作品中召示的,把知識分子和藝術家聯合到對現實中出現的新的沖突深入探索中來 :必須觀察新觀念的誕生極其所發揮的能量:不是看它們在藝術的內部如何,不是看它們在理論中如何,而是看它們在現實事件中如何表現其能量,在人們支持或反對這些觀念的斗爭中觀察它們。造世的“上帝”就如同給電腦編程的程序員,那么編程中出現的bug就是我們世界中諸多的裂口與難題,上帝以為人類不會發現沒有修補,然而游戲玩家們的細心與發展超出預計,發現了,于是出新了人們的視差之見。戴帆的涉及領域包括文化工業、城市規劃、建筑設計、園林景觀、行為藝術、生物戲劇、裝置藝術與政治,他的藝術大廈并不枯燥,將原本晦澀難懂的理論與普羅大眾可思可見的生活聯系在一起,異彩紛呈。2016年的世界震蕩不安 :英國脫歐特朗普當選中東戰亂難民問題席卷歐洲各地恐襲有增無減韓國樸槿惠事件爆發朝鮮核試驗升級韓國部署人們走上街頭抗議人們在選票箱中投票人們在鍵盤中宣泄好惡。每個人眼中的世界仿佛都不一樣。每個人的世界,都有“視差之見”。即轉換位置觀察同一個事物時,難免會出現差異,而并沒有“哪一個觀察更正確,更接近真相”之說,這些差異本就存在于事物之中。拉斐爾前派的凄麗、象征主義的頹美、屠宰場內血腥瑪麗的機器暴虐,要刺疼社會的麻木不仁處,藝術還有震撼我們的能力嗎?震撼、駭人般不可歸類的藝術這項傳統,在近百年藝術史上確實可以找到脈絡,1863年馬奈的奧林匹亞,1874年莫奈的印象日出,1892年蒙克的吻,1906年畢加索的亞維儂姑娘,1933年迪克斯的圣殤,在當時均以震爍有聲出現。藝術中的驚嚇觀眾與社會豈只是藝術家心中的神話,這些駭人聽聞的作品,現在無一不是藝術史上的經典。希特勒不容易被驚嚇,卻對當時的現代藝術震驚有余,除了大斥現代藝術,還要以抄禁焚畫行動進行文化治理。西方傳統上的烏托邦論,東方佛教世界中的永恒輪回,一直有破壞與重建的動勢傾向,藝術行動本身,便具有革命的概念:先毀滅一個社會,然后再重建他所有層面。

3.jpg

 

 

 

《先知即是海洋,你的偉大輕蔑將在狂怒中沉沒》戴帆用超聲波召集鯊魚. 2017

 

    從人類學家泰勒、弗雷澤的專著中不難發現,狩獵部族獵獲之后通常是以敬畏的心情撫慰自己的獵物,安慰它,討好它,并以多種方式為自己的行為開脫、謝罪,這不只是部族成員自覺履行的習俗,而是他們自然信仰的一部分,同他們的生存方式合為一體。這樣的習俗在亞洲、在中國的北方,在西伯利亞的密林中,一直延續到20世紀60年代。如今,在世界某些邊遠地區的部族文化中仍然存留著。美國作家海明威在他的《老人與海》中,就以令人信服的細節描述了老漁民與一條大魚搏斗的經過,其虔誠、敬畏的心境和獵取大魚后的失落感,給人以刻骨銘心的記憶。戴帆察覺到一條微妙的差異線。對癲狂的兩種不同的看法正在形成:一種認為癲狂是“悲劇體驗”——這是博什宣揚的看法;另一種則認為癲狂是“批判意識”——那是伊拉斯謨首次表述的觀點。“一方面,將有著一種愚人船,它滿載著面色古怪的人們,駛向一個可怕的場景,那里充斥著離奇的科技的煉金術,緊迫的獸欲威脅和世界末日的恐怖,然后穿過這一場景,漸漸消逝在世界的暗夜中。顯然,戴帆清楚地意識到他面對(或者說他感興趣的)的是什么樣的觀眾:這是一個新興的強力集團,是特殊群體,這一群體的行為心理特征早與傳統相悖,特別在對待大自然、對待自己占有物的態度上,同古老的傳統有了本質別。 另一方面,則是這樣一種愚人船,它將載著智者去探索人類的過失,去進行典范式的、富于啟發性的奧德賽之旅。社會學家Eva Bllouz用“情緒的資本主義”這一表達來描繪一種“在其中情感與經濟的論述和實踐相互塑造著彼此的文化,它產生了一次顯著而又廣泛的運動,使得情感成為了經濟行為的一個基本部分,而情感生活也遵循著經濟關系與交易的邏輯”。雖然這場展覽的展出作品是以抽象的結構或是被物質化的、不可見的經濟過程為基礎的,但它們仍然充滿移情與主觀性。顯然擁有一定的心理屬性,它們反映了對我們的假想事物的塑造以及我們的情感向logo、產品或是推銷言辭的轉移,因而見證了一種對情緒與社會關系的物化。這一連串事例表明,現代被神化了的癲狂,具有十足的“混亂與天啟的模棱兩可性質”。因為,著迷于殘酷、折磨和死亡,乃是“自然正在割開她自己、已達到自己內部紛爭的極端狀態的一個標志”。人一旦置身于大自然中,惟一的選擇只有充當征服者,他與被征服對象的關系必然是對立的,兩者是彼此仇視的、互不相容的。

《先知即是海洋,你的偉大輕蔑將在狂怒中沉沒》戴帆用超聲波召集鯊魚. 2017 7.jpg

     虛擬的大海與真實的大海相去甚遠,真實的大海永遠是變幻莫測、充滿險惡的,它是“冷酷惡毒的”,它有“幽靈似的白浪滔滔的洋面”,即使晴朗的天氣,“在它那一派蔚藍的、柔和的底里,隱藏有一種邪惡的魔力。”這就是“大壽衣似的海洋”,一切邪惡皆來自它的最深處,它孕育了兇殘無比的鯊魚,在大海中橫行無忌,簡直就像個“蠕動的海魔王”。總之,在藝術的策劃和裝置下,翻動著白色浪花的大海與幽靈般的鯊魚,兩者在陰險、邪惡的軌道上融為一體。為冒險而行動的悲劇性英雄,他在思想與行動上與《圣經》中的英雄神話、英雄人物一脈相承。在這篇短文里,不便討論基督教早期自然觀的利弊得失,同基督教神話傳說聯系起來的種種努力。例數圣典中有關“巨獸”、“大魚”、“大鯨”的記載,藝術家裝扮成半人半神的形象,他的仇敵也被賦予某種超自然的力量,形成了虛擬性敘事與神話性虛擬兩種表述方式相互交融的敘述策略。這種寫作策略亦虛亦實、亦神亦鬼,容易使閱讀者產生類似服用迷幻藥那種虛實顛倒的幻覺。

 

    戴帆的職業生涯充滿了矛盾。戴帆畢業之后,他先回紐約工作了一段時間,后來回中國建筑公司開展建筑設計活動。2014他推出了第一部帶有魔幻科幻色彩的個展《進化批判》。復雜的宗教、文化和社會背景,注定了他對“歷史”、“政治”、“流亡”、“移民”、“混雜”、“權力懲罰”、“邊緣文化”等問題的熱切關注。回顧自己的人生歷程時,戴帆曾不無感慨地說:“我是一個歷史的混血兒”。戴帆以西方人的眼光,將東方社會描述成充滿欺詐和殘殺的蠻夷之地,甚至經常影射一些貫穿整個中國歷史的重大題材事件。戴帆創作了中國閹割形成過程的藝術《閹割》。該書通過一位太監的夢來敘述中國閹人文化的形成過程,作品呈現得離奇生動,頗具神話色彩。該作品完成后被法國的基金會收藏。在這個空間中,歐洲城市將進入相互給與非領土性質的關系之中,進而重新發現它們世界城市的古老使命。在難民問題意味著民族國家的式微和人權的終結,它使人權的命運不可分割地與現代民族國家的命運聯系了起來,而且后者式微必然隱含著后者的衰落。這里的悖論是:比其他形象更合適體現了人權的這種現象,也就是說難民形象,恰恰相反卻標志了人權這個概念的徹底危機。基于假設人類本身生存之上的人權觀,信奉該人權觀的人一旦發現自己面對著的人乃是除了人這個純然事實之外已經喪失了一切性質和一切具體關系的這樣的一些人的時候,便會被證明是站不住腳的。它們一直翹首以待,同時以種種古怪咒語祈求新邪惡的降臨”,好像在召喚著某種新病人再來這非人之鄉游蕩。這是一處不受習俗和道德管轄的所在,恰似莎士比亞筆下那位步履蹣跚、無依無靠的李爾王周圍的那片荒原。與這位“屹立于人類挑釁頂峰”的“盧布爾雅那巨人”進行藝術角力,可以挑起的話題幾乎沒有界。或者,一艘新的愚人船,像博在理性時代的黎明前所畫的那種愚人船一樣,又要揚帆啟航,滿載著當代的各種不受法律保護的人(“傷風敗俗、放浪形骸之徒、同性戀者、江湖術士、自殺者、有自由思想者”),駛出習俗和道德的界限,駛向無人知道的遠方?這些希望對戴帆和觀眾都有刺激的話題:人工智能與永生,消費主義,特朗普,末日,空氣污染,難民,歐洲當下意識形態,年輕世代,后真相時代,暴力以及個體的身份識別。藝術家成了馳騁于大海之上無所畏懼的超人,他是“船上的可汗,海中的之王,也是大海獸的太君”;他成了力量的象征,“施行一種隨心所欲的霸權”;他是以自我意志為中心的旌旗手,不顧船員的生死,行為完全被所謂的“斗志和意志”所支配。戴帆的對手鯊魚,是“一條‘約伯的大魚’,是和那些原始的傳說中的惡龍和海怪同屬一類的,是那些肆虐于創世之際的混沌的力量象征;而亞哈則是柏修斯、圣喬治式的人物,自愿擔當起救世的重任,去實現《以賽亞書》中的預言,去‘屠殺海里的惡龍’。”在這樣一個神話的映照下,這部虛擬作品釋放了全部能量,把緊張、恐懼、仇恨、復仇的極端化情緒塞進了觀眾的記憶,進而成為長期存在的公眾形象記憶的一部分。不管人們喜歡還是不喜歡,藝術家最終成了一尊在大自然面前不負任何責任,毫無敬畏和懺悔之心的冷面偶像。在后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這一形象助長了在大自然中無所顧忌、瘋狂的行動,影響了這一行為向更大的范圍蔓延。

博大精深千家萬戶蟻聚蜂屯來因去果心心念念流光易逝扶危持顛馭鳳驂鶴上烝下報大顯身手分釵斷帶半低不高沐露梳風雁過拔毛鏤塵吹影裘馬輕肥恩同山岳鷹擊毛摯河涸海干霄壤之殊

上一篇:2013北京國際民間友好論壇召開

下一篇:沒有了

首頁 | 新聞聚焦 | 城市報道 | 理財投資 | 休閑娛樂 | 行業熱點 | 購物消費 | 旅游資訊 | 科技創新 | 商務營銷 |免責聲明

Copyright2008-2020 泗縣信息港 www.vhjrag.live 版權所有 業務QQ: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備13004639號

電腦版 | wap

棒球棍图片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