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推薦閱讀 wap

泗縣信息港,泗縣論壇,泗縣房產網,泗縣人生活網,泗縣綜合門戶網站!

熱門關鍵詞:  as  xxx  自駕游  云南  卡瘦
首頁 新聞聚焦 城市報道 理財投資 休閑娛樂 行業熱點 購物消費 旅游資訊 科技創新 商務營銷 微商創業

新聞1+1]中日邦交:四十有惑!(20120927

發布時間:2018-10-05 11:11:33 已有: 人閱讀

  執政黨悍然破壞中日關系,在野黨也在一旁強力鼓噪。昨天,新任自民黨總裁安倍晉三也發出危險信號。

  安倍晉三 自民黨新總裁:我們希望(借此)表達我們保衛尖閣諸島(中國)及其附近海域的意志。

  野中廣務 前日本內閣官房長官:他們只考慮自己的選舉,只考慮如何積攢人氣。對此,我感到非常失望和悲哀。

  央視網消息:今天節目的一開始,我們要看一張歷史性的照片,這張照片一定會讓你產生非常復雜的一種情緒。這張照片就是1972年,40年前,9月29日北京的人民大會堂,周恩來總理,日本的首相田中角榮,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日本國政府聯合聲明簽字儀式在交換這樣一個文本,包括我們的外長姬鵬飛,日本的外務大臣大平正芳,標志著中日兩國邦交正常化的開始。

  為什么今天要看這樣一張照片呢?那是因為時隔40年后,原本要舉行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這樣一個聯歡的儀式,但是您覺得今天舉辦這樣的儀式或者說叫活動合適嗎?原本要來的日本代表團也來不了了,因為中方已經推遲了這樣一個活動的舉辦,為什么呢?原因大家都很明白。這樣一個40年邦交正常化的活動舉辦不了,難道要等到50周年的時候再辦?或者說永遠都辦不了了?我們今天首先來關注這樣一個被推遲的儀式。

  應該不應該感到遺憾呢?按照計劃,9月底,中日兩國本來要舉行一個紀念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的招待會,然而由于日本政府掀起的購島鬧劇,及之后的一系列做法,使得眼下的中日關系越發緊張。如此背景之下,招待會如期舉行已經變得有些不合時宜。

  2012年9月23日新聞:全國友協、中日友協的負責人今天表示,鑒于當前的形勢,中方決定將紀念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招待會調整到適當的時候舉行。

  現年87歲高齡,前日本官房長官野中廣務,原計劃在9月26日,要率一個由30多名不同政黨議員組成的代表團,來北京參加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的紀念活動,因為儀式推遲,他們也取消了行程。這一變故,讓多年來一直致力于推動中日友好的野中廣務倍感遺憾。他指責石原慎太郎策劃的買島鬧劇,破壞了中日兩國在問題上長達數十年的默契。同時,他也批評野田政權,在中日關系出現危機時應對乏力。

  野中廣務 日本前內閣官房長官:我作為日本人感到非常可恥,我覺得非常對不起中國人民,我發自內心地表示歉意。

  然作為日本政壇元老野中廣務敏銳地注意到,和他們那一代相比,新一代的政客往往只考慮個人仕途,缺乏國家意志和責任擔當。正因為如此,敏感的問題也被他們當做選舉的籌碼。

  感到失望和悲哀的不止是野中廣務一人,受目前形勢影響,多個友好代表團不得不取消行程。此外,包括中日雙方諸多的友好城市往來、電影拍攝、各種博覽會,甚至是大熊貓赴日的行程都推遲或取消。在中日邦交迎來不惑之年的此時此刻,我們不知道那些新一代的日本政客打算把中日關系引向何。

  白巖松:今天節目的標題叫中日邦交四十有惑,這個“惑”是困惑的惑、迷惑的惑、疑惑的惑,但是用這個“惑”字的時候更多的中國人是這樣的一種感受,要用日本人的話,恐怕這個“惑”就該換一個,應該換成惹禍的“禍”。這是日本在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的時候,購島鬧劇所惹出的禍,而且這個禍簡直惹得太大了。讓這樣的40周年的儀式調整到合適的時間去舉行,我覺得中方的這句話其實是留有余地的,調整到合適的時間,調整并沒有說不辦,恐怕今后究竟隔多長時間是一個調整,這是留有余地,其實帶有一定的這種想象的空間。那么合適的時機,什么是時候是合適的時機?很多的時候,我們會強調我們要為主,但是合適的時機方面來說,恐怕日本要負主要的責任。什么時候改變自己的這個鬧劇,真正地回到一個現實并且應該回到的立場上來,讓中國人覺得可以該辦這樣的儀式了,因此合適的時機這個開關真的掌握在日本的手里,那就是懸崖應該勒馬。

  但是我們也來看看在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的時候發生什么樣的變化,8月30日研討會,上簽署了4個文件,經濟上雙邊貿易額從十億美元增加到了3400多億美元,這是雙邊的貿易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人文交流上,現在兩國從一萬多人次增加到五百多萬人次。友好省縣和城市多達250對,我估計這250可能全停了。每天有近百個航班,約1.8萬人往返于兩國之間,現在航班也大量地減少。今年雙方確定的有關活動要超過六百項。因此,看完這些數據之后,你會發現,其實恐怕大家都不會從中真正的受益,但是沒有辦法,真正的解鈴還需系鈴人。惹禍的人要把中方的迷惑、疑惑真正的解決掉,回到好的立場上。

  這段話突然想到了中日邦交十年的時候,也就是1982年的時候,中日雙方共同拍了一部電影,大家看看這個電影,這個名字叫《一盤沒有下完的棋》。當時是反映經過了戰爭,兩個棋手分別,最后60多歲的時候,重新去下這盤棋。當時是中日合拍,北京電影制片廠廠長汪洋還說了這樣一句話,中日無論在、文化、經濟等等交往當中,是一盤沒有下完的棋,可能是永遠都不會下完的棋。當時是出于一種友誼的考慮說這樣的話,今天看簡直是一語成讖,這盤棋真的很難下完。為什么?我們繼續往下看。

  野田佳彥 日本首相:以上不少地區還存在很多領土領海爭端,依據國際法和平解決領土爭端,這是《聯合國憲章》的宗旨。不管在任何情況下,日本都致力于遵循這一原則,尋求以國際法為依據的和平解決方案。

  盡管野田在聯大的演講沒有直接點出問題,但是他的指向不言自明。除了大談國際法,野田在演講中還說,任何國家都有責任捍衛和平,確保人民的安全,保護本國主權、領土和領海。日本也將根據國際法來履行這一責任。如果說野田在聯合國大會的發言還稍顯溫和,有所顧忌,那么在聯大發言結束后的記者會上,他的言辭則由婉轉變得更為強硬。

  野田佳彥:尖閣諸島()是歸一個日本公民所有,但為了穩定管理又被政府收歸國有,政府確實新近購買了該島,但所有者是一個日本公民,是在日本法律下完成的轉讓。

  洪磊 外交部發言人:日本在問題上的立場和做法,踐踏了《聯合國憲章》的宗旨和原則,本質上是不能徹底清算軍國主義侵略歷史,企圖否定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勝利成果,挑戰戰后的國際秩序,搬出國際法的規則作為幌子,這種做法自欺欺人。

  洪磊: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后,根據開羅宣言和波斯坦公報等國際法律文件,中國收回日本所侵占的包括在內的所有領土,及其附屬島嶼在國際法上也已回歸中國。1945年的日本投降書對此明文接受。一個戰敗國去要霸占一個戰勝國的領土,豈有此理。

  白巖松:在紐約的野田佳彥,就是日本的現首相,一定感受到了自民黨的新總裁安倍晉三給他施加到很大的、足夠多的壓力。因為有很多的評論家說,如果現在解散議會的話,恐怕作為自民黨總裁的安倍晉三就可能會成為日本新的首相,野田佳彥就成為在野的了,恐怕首相的位置也就做到頭了。因此,在這個時候呈現出一種很危險的狀態,他為了保住自己殘存的希望,有可能會在右翼的道路上,或者所謂“強硬道路上”越走越遠。但是我們也注意到,原本很多人分析,他在聯合國大會上去講這番話,但是又放到了之后的記者招待會上去說。針對這方面的變化,我們也來請教一下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的所長曲星。

  白巖松:曲所長您看跟之前的分析不太一樣,他并沒有在聯大的會議上去明確的談這件事,只是含蓄的點了一下,但卻在事后記者招待會的時候似乎呈現了某種強硬,您怎么看待他的這種選擇?

  曲星:他的做法實際上是比較虛偽的一種善意,所謂的偽善。從他在聯合國大會上講話來看,他釋放的信息主要是根據《國際法》和平解決,看著好像是一種善意,但這種善意非常虛偽,為什么非常虛偽?從實質和形式上來講都非常虛偽。那么實質上來講,如果說《國際法》的話,那么中國首先發現、首先命名、首先經營,而且把納入自己的海防管轄,這已經完全根據《國際法》構成了對領土的擁有、對領土的主權,日本對他是一種徹底的竊據。那么所謂和平,他就是通過戰爭的手段來竊據的,所以實際上來講他非常的虛偽。

  那么從形式上來講,他在聯合國大會上面對國際政界,國家元首、政府首腦或者外交部長,對著這群人講的時候,他好像給一種比較低調的,好像是一種緩招,給大家的感覺,他是非常愿意通過和平的方式來解決。但是馬上開完會以后,在同一天他在記者招待會上就發出非常強硬的信息。所以可以看出來,實際上他對國際社會好像釋放出一種緩和的一個緩招,那么對中國他又走出一步硬棋,所以從形式上來講非常虛偽的。

  白巖松:曲所長您一定也注意到,他在聯合國開會期間,像喊話一樣的,見到一個國家就強調,這個怎么怎么樣,在強調對他們似乎有利的立場,您怎么看待他所謂的外交喊話?

  曲星:實際上這是他比較虛偽態度的一個延續。他在見到其他國家的時候,我們注意到他說他要從大局考慮來處理中日關系。所謂大局就是好像從中日發展的大局不要失控等等這樣,其實好像是一個緩和的信號。但是實際上來講,如果他真的是要從大局考慮,那么首先他應該制止國內極右翼勢力破壞中日邦交40年的活動,破壞中日發展的大環境,從這個方面來著手。同時如果是大局著眼的話,他應該回到當時中國和日本已經達成的,在問題上擱置爭執這么一個共識,然后重新來考慮怎么樣來共同開發這樣一些問題,這樣才能找到出路。所以他說是大局,實際上完全是一種外交上的欺騙手段。

  如果說剛才在野田佳彥講話的背后,我們隱隱感受到了安倍晉三某些施加壓力的影子的話,那么接下來我們就直接去面對這個有可能梅開二度的安倍晉三。

  昨天除了野田的發言,需要我們引起注意的還有一個人的聲音,那就是剛剛逆轉勝出的日本最大的在野黨自民黨新總裁安倍晉三。競選勝利后,安倍晉三除了表達他將帶領日本自民黨重回執政黨位置的決心外,更是針對問題做出了如下表態。

  自民黨新總裁 安倍晉三:我們希望(借此)表達我們保衛尖閣諸島(中國)及其附近海域的意志。

  除了強調保衛意識,安倍晉三還強調了自己的觀點,他表示:“日中之間不存在領土問題。圍繞,中國有各種動向,日本必須表達要保護領海的立場。日中國家利益發生沖突時,要認識到對方的重要性,必須戰略考量,我的這種戰略觀點沒有變。”

  白巖松:假如安倍晉三真的梅開二度成為下一任日本新首相的話,從某種角度來說也是日本政壇的無奈,在自民黨執政50年期間,黨內分處很多派閥,因此“近親結婚”,最后家越來越少,政客越來越多,現在梅開二度的局面出現,也應合了日本媒體包括一些文化界的人士在日本國內非常大的擔憂,他們已經找不出一個能讓他們覺得能引領日本走向更好道路的一個首相。因此,日本政界的水準的確是一種直線的下滑,但是還希望他們能維持一定的水準,雖然這很難。

  2007年,首相安倍辭職,至此他在日本政壇可以說是沉寂多年,時隔六年后,昨天他以108票對89票,逆轉日本前防衛大臣石破茂,再度當選自由黨黨首。東山再起的安倍晉三似乎自信滿滿,安倍晉三勝在哪里?日本分析稱,作為目前日本最具保守色彩的家,安倍晉三之所以能夠在黨首競選中擊敗石破茂,最近緊張的日中關系給對中國態度強硬的安倍增添了不少的選票。

  讓我們再來看看安倍晉三在今年選舉前夕的言論,除了揚言“中國不敢動武攻占,因為這將嚴重影響中國經濟”外,他還公開聲稱“日本政府完成國有化后,必須在島上設置政府機構,派政府官員前往常駐,并賦予自衛隊更大權力。”在9月23日的一檔電視辯論中,安倍晉三表示,創立海軍陸戰隊對應對領土爭端十分必要。也因此日本分析,安倍當選為自民黨首后,日本國內的保守勢力會更加強盛,而在中國問題上的對中態度也會更加強硬。

  不過,安倍晉三又似乎不止這一面。回到六年前的2006年當時在競選黨首時,他也承諾說“要去參拜靖國神社”,但出任首相后卻并沒有那么做,而是首先訪問中國、韓國,修補因前任首相小泉多次參拜靖國神社而受到損害的日中和日韓關系。因為他的來訪,中日之間陷入的僵局也迎來了轉機。

  昨天已經是新任自民黨總裁身份的安倍晉三,在記者會上回答新華社記者提問時表示:“六年前,我當選首相時首個出訪國選擇了中國,因為我認為日中關系極為重要。日本向中國投資出口并從中獲利,日本的經濟增長需要中國市場。”那么接下來安倍晉三究竟會做出什么樣的選擇?是強硬,還是溫和?我們又該如何看待這個在安全和外交政策上的鷹派政客,而他的表現又會多大程度上影響已經被破壞的中日關系?

  白巖松:家會有一種底蘊,但如果政客的話恐怕腦袋就會為服務,因為要為位置服務。安倍晉三,六年前當選之前也有很多很右、很極端的說法,但是當選十三天之后第一個出訪的國家就是中國,10月8日的時候就來了,使中日關系發生了一定的向好的這種轉變。而這次在當選之前也說了很多很狠的話,但是當選之后接受記者采訪的時候,馬上對中國又出現了示好。我的態度是,別聽他說什么,聽一耳朵就過去了,但是看他做什么,這點是非常關鍵的。

  我不知道這種看法,曲星曲所長的看法如何,曲所長,您對安倍有可能成為日本首相之后有可能走什么樣的路,在中日之間,您是如何判斷的?

  曲星:實際上凡是走了西方道路這種國家的政客,他競選的時候說的話和他上臺所做的事往往是有區別的。競選的時候他不為國家負責,他只是拉選票就采用這種非常極端的,所謂的來吸取民眾用主義的這么一種情緒來吸取選票。但是一旦他真正當上了國家,要為國家的前途和命運負責的時候,他必須要根據國家利益和對國家可能帶來的傷害這些情況衡量以后,他采取他的行為。所以我們注意,到上臺的時候,他現在說他在上要怎么怎么樣,但是真正上臺了以后,他要是真是走出了一步把日本帶入到災難邊緣的時候,應該說他不敢走出這一步。所以上臺以后,他必然會是一個比較復雜的心態,表面上看他會非常強硬,但實際上他行動上必然有所分寸,這個當然也取決于中國的立場,也取決于中國的實力。那么從目前發展的情況來看,中國的實力在向有利于中國的方向在發展。

  白巖松:曲所長,時間的原因,您簡短的做一個判斷。安倍現在給野田施加了足夠大的壓力,會不會反而更加導致野田鋌而走險,在右的方面越走越遠,因為他沒辦法,他要保住自己的位置?

  曲星:這種可能是有的,實際上這次購島的問題他已經在向這個方向發展,所以在安倍,尤其是在考慮即將到來的或者是提前進行的眾議院的選舉的情況下,他為了要平衡國內這種壓力可能這樣做。

  接下來我們要分析一下由于購島鬧劇在正好邦交正常化40周年前后,中日經濟開始出現的很多向冷的趨勢。

  1978年10月訪日,除了出席中日和平友好條約批準互換儀式這樣的重要活動,他還參觀了日產汽車公司,新日鐵公司和松下公司,并與日本電器的代表企業松下電器創始人松下幸之助進行了會面。中日邦交正常化也拉開了中日經貿往來的大幕,然而隨著此次中日關系的惡化,松下公司在中國的工廠從9月17日開始停產,而日本品牌家電產品近期在中國的銷售也十分慘淡。另一家日系車代表企業——日產汽車公司也承認目前的日子并不好過。

  片中解說:2012年9月5日,日產汽車公司首席運營官志賀俊之承認,由于中日關系緊張,日本汽車在中國市場的銷量受到影響。

  回頭看,1972年中日建交時,雙方經貿總額僅為10.4億美元,而在今天則高達3450億美元。《環球時報》援引路透社報道稱:來自日本財務省2011年的數據顯示,日本對華出口占日本總出口的近1/5,日本如果一個月不向中國出口將導致約12萬億日元的損失,日本如果一個月不向中國出口汽車損失將為1445億日元,而日產汽車凈利的25%也來自中國。2011年,日本對中國直接投資達1萬億日元,日資和合資企業為23307家,雇員約300萬,如果中國反日持續一個月,且在此期間,日本企業在華銷售停滯,那么總銷售損失將達約1.5萬億日元。

  白巖松:過去一提到中日關系的時候,前些年總用一個詞叫“政冷經熱”,也就是方面雙方走動很冷,但是經濟領域非常熱。想想看我們剛才的一個數據,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從最初的10億美元一直到現在到了3500億美元,真是一個非常龐大的數字。現在中國是日本的第一大貿易國,而日本是中國第二大,所以在這樣一個大家比如說日貨或者日企等等影響當中,我們也要非常清醒地去算一筆賬,這筆賬要算什么呢?如果對對方的損失很小,但是對我們自己損失很大的事,一定要少做;如果對對方的損失很大,我們的損失也很大,在這種特殊時期的時候我們要扛著,但是盡可能的去讓我們的損失變小;如果讓對方的損失很大,卻讓我們的損失很小甚至沒有損失,這樣的事情就要堅決去做,

  因此,我覺得這個時候不能光靠情緒,還要想到我們老祖宗說的那句話“有理有利有節”。畢竟在這樣一個經濟雙向的過程當中的時候,只有清醒才能讓自己最獲利,而且只有強大才能讓對方最終受損,難道不應該嗎?

上一篇:中國聯通全面實施聚焦戰略

下一篇:沒有了

首頁 | 新聞聚焦 | 城市報道 | 理財投資 | 休閑娛樂 | 行業熱點 | 購物消費 | 旅游資訊 | 科技創新 | 商務營銷 |免責聲明

Copyright2008-2020 泗縣信息港 www.vhjrag.live 版權所有 業務QQ: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備13004639號

電腦版 | wap

棒球棍图片真实